湖山鱼远 静山人静

时间:2019-11-13 08:00:01 来源:广州生活网 当前位置:逗你大笑 > 股票 > 手机阅读


(一)

返程还是归途,我分不清了。

年关将近,我想着要回去一趟,赶在春暖花开的前头,去一趟。

这走了无数次的路,无数次的往返中,我们究竟带着多少心情?

两年多以前,我带着母亲回去,我坐在前边,她躺在后边,我以为那是一次平常的回家。我看着前边的起伏的路,感觉车子开在云端。我开口,想向后座的她问一句:在服务区吃点东西吧?

没有回应,直到眼泪流出,我才如梦初醒,她已经不可能再返程了,她去的地方,终究我也要去,但我不想带着遗憾去,我要开开心心地走去,带着你教给我的对生活的承诺,带着你告诉我的开心的自己,满足的,不后悔的,骄傲地告诉她:嗨,我来了,我无憾!

?

在新城和故土之间,究竟隔着怎么样的今年,需要我纪念并记住。

不知道是为去见她找了一个借口,还是找了一个借口去见她。回去一趟吧,故土!不然心里堆积的东西,可能让我难以愉悦地跨年了。

也许夜幕来临,千岛湖华灯初上,隐约地,雾气从湖岸飘来,这人声鼎沸的大厅里,我望着外边,在心里告白很多遍:我走了,像等待着谁给一场送别,一场不舍的送别。

这才是真的返程,返回生活。

想起下午停留路边的日子,连相机都很难捕捉那时的感觉:群山清澈,小金山大桥上阳光把自己投向湖面,那碧绿的湖水中,我的影子在哪里?你在哪里?

?

但,奔向你的前一天,我的速度像一场朝圣。终觉得车子很慢,高铁已经在我身边飞驰,我的心出自何处,你在哪,我在哪?我在的地方,你真的也在吗?

也许那翻滚起来的波澜,就叫近乡情更怯,心里怕的是,想的人非人,物非物,怕的是再次的离别吧。

?

去看是为了拯救自己,为自己服药,回到情感的腹地,源头,寻找它的出处。

十多年前,在这条路上,我从北京返回,被江南猛烈的绿意所感动。这些我都和你说过!

那时,我尚且不知道日后的生活那么丰富,那么变化莫测!在她多彩的残酷中,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还可以承受那么多,以至于一段时间,我淹没其中,在它的深海里,慢慢学会游泳,并偶尔透出水面,呼吸。做一条鱼吧,我对自己说,深海的鱼,江湖的鱼,溪水的鱼~伴着水流缓慢游动,不疾不徐,不晚不早。鱼与鱼,在故乡的水里,游动,不需要太多的记忆,不需要太大的世界,只需要自己喜欢的生活,自己喜欢的努力!

年关将近,不想旧年无憾。找个机会和借口,不如归去,在她的身边驻足一会,如果有我的角落般的世界,我就要去看看!

湖山鱼远,你我别处!总会归去!

?

(二)

回乡看你的风景多美。在湖岸的余晖中,一个人静默的时候,世界都不存在了,我在自己的心里面,一切很近,但又很远。

我在等你,像在等一个世界,多美多贴心的世界。这个世界在湖岸的芦苇中轻轻摇荡。风贴着水面,整个黄昏都是它们彼此交融的声音,莎莎地涌向岸边。

一些鸟归群了,它们停在这棵树枝上说会话,又停在那棵树上说会话。天还明着,月亮已经挂上枝头,多好的时光,人约黄昏后的时光。你在那,好远,好远!

?

在这样奢侈地在黄昏中驻足,人生几多?人生几何?

相机依旧捕捉不了小镇的黄昏和夜晚。把所有的我都流失在这里吧,像沙漏一样,一个人的自己,所有的自己,一点点计算自己的余生,想着如何在生活的空隙中构建幸福和思念。该弥补些什么呢?又有什么好追溯的呢!我们说着话,就抵达了过去,在沿岸的过往里,日子又在彼此的回忆中,过了一遍,像看着自己,路遇过往的你:那时的湖岸,那时的轮船,那时的码头……汽笛声中,小镇热气腾腾,不如这个冬日的夜晚冷,不如这个夜晚短。

?

夜灯映照着窗台,窗台内,隔着心灵小声的说话,我想停留得再久些,再久些。再离开,再回到生活之中,堆积念想,堆积漫长的等待,堆积生命细微的感触,好让它磨出老茧,厚厚的老茧,那是岁月的护身符,是你在的痕迹,永不消褪的痕迹。

?

?

那样的午后也是奢侈的。群山静默,阳光倾泻,溪水穿过村庄,它欢乐的声音和多年前我离开的时候如出一辙,噔噔咚咚的。斑驳的墙在弄堂里面一个人守着自己的皱纹,几只猫、狗,它们才是这里地道的居民,熟悉村庄的每一条暗道、裂痕,熟悉主人的喉咙,熟悉伙伴和它们的爱情。

若不是走到了村头,若不是群山中升起的烟火,已经将晚,是不是还可以走更久,久到心里,久到时间成片,连城一整个完整的午后,多稀有的午后。

?

唯有告别了,我能留住什么呢?自己都留不住。好在,还有很多的未来的时光,或许是那十几次,或数十次的春暖花开,或许是那夏夜蝉鸣……好在,未来还在,我们还可以遇见。

?

告别

?

请在黑夜里告别

让它掩护我的脆弱

在你挥手时

让我成为聋子

听不见你说再见

?

让它笼罩我所有的悲伤,和

幸福。我来,我来了

在你身边

收获短暂的阳光和午后

它们长在岸上的松林

喜欢把湖水当镜子

?

请在黑夜里告别

让我看你先转身

或者看不到你离去的影子

好让我取下幸福的假面

换上离别的泪水

让它们满溢成湖

浇灌你时常往来的街道

?


(三)

回到静山脚下的村子,村子安静得可怕,老人们和老人们在互相烧着炭。他们比之前更老了。我走近他们,估计他们每个人,都能拉着我说上一个下午的话。

他们互相询问着,这是谁,这是谁,然后得到确定的答案后,就走到我的身边,一遍遍地叫我的乳名,我说是的,是的,吃过了,在杭州,三十多了……像被采访一样,我回答着他们的问题。然后看着一个个佝偻着,动作缓慢,退化的身体,又缓缓地落到远处!

?

父亲也在搬炭,他整个人都黑了,见我的时候没有打招呼。可能我这个不时常归来的儿子,他已经不认识了。直到我走近,帮他提起装炭的篓子,他才认出我来,他也更老了,炭灰盈满了整身。

回到家里,堂前还是三十多年前的老样子,但是感觉缩小了很多。小而杂乱,不变当中有了很多的陈旧和破败,我看见了幼时的自己,在这里奔跑,他天真但充满梦想,尚且不知日后的路该在哪里

那时,父亲看病,母亲养蚕,他们都在……

母亲依旧呆着堂屋,巨大的黑白照片上,她微笑地着看着我,就像我刚去她的墓前,她依旧微笑着。想她最后一次坐在车上的样子,她整个人白得没有血丝,但她是笑着的,我确信,因为我摸着她冰冷的脸,那股脸上来的冷和她脸上的笑让我记忆深刻。我说:妈,我回来了,来看看你,看看爸爸。

烧纸的时候,静山尖就在我旁边高耸地站立着,我坐在墓碑前的石块上,看着母亲对我笑,坐了一个小时,心中有话,估计母亲也全听见了。她总不会还再埋怨我吧,埋怨我误了清明和冬至,总算在年关将近的时候,赶来了!

看她的微笑,我知道她现在过得很好,没有了病痛,没有了对人心的奢望,没有了对爱的困惑,如今,在她的微笑里应该只剩下对我们的希望和祝福了。村里的老人都这么说!

?

天气晴朗,午时的村子,没有了四处炊烟的景象。

静山人很静。

(写不了!)

?

?

渔歌唱晚

?

你在,目的地便到了

你停留的地方,我把自己放下

远方,拉近了距离

看,渔火和湖拥抱着

像彼此黑夜里的眼睛

它们望着小镇,像望着自己

的幸福

?

相见的日子再长些吧

哦,不,那只是时间的片段

让片段长成日子吧

瓜藤一样到处都是蔓延

把花开到生活之外

甚至果子也在明天成熟

在惊喜的地方

瓜熟蒂落

?

?

再陪我走走吧,直到

把担心走成安心

冷了,就把我披上

?

再陪我去喝上一碗茶吧

那是我诸多开心当中的幸福

你把自己送出来,湖上

渔歌唱晚,一字一句

唱出我所有的约定

去走走吧,一双鱼一样的我们

一载一载的春秋,一个一个地方

直到我走不动,到不了

?

?


阳光下午

?

湖岸,小镇阳光翻新

我们晾出潮湿的自己

到陈旧当中去寻找彼此

寻你,鱼的航迹

另一个自己和爱情

?

子夜水凉,再凉就盛满湖了

让入睡变得艰难

你抽身离去的时钟上

今晚戛然而止,凝成琥珀

在你之侧,有凝固的我


相关文章:

股票本月排行

股票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