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庄行摄游记】弯头扁担鱼水情

时间:2019-11-13 08:00:01 来源:宜州网 当前位置:逗你大笑 > 文化 > 手机阅读


2019.1.20 ? ?总第8期? ?故人庄微信平台

右下点【好看】右上点【分享】就是最好支持


谨以此文献给福建省莆田市

原梧塘公社东南大队的父老乡亲

? ? ?扁担,曾经是中国普通百姓家庭不可或缺的一种日常生活工具,即使到了今天,农村特别是山区的人们依然离不开它。至于它的起源,一说是3300多年前的古埃及,一说最早见于商汤时代的古华夏。不管它起源何时何地,扁担作为一种生活辅助工具,其业绩是不容置疑的。在某种程度上,它担起的是一个家庭的向往和希望,它彰显的更是民族的历史和精神。

????? ?我八岁父故,十二岁母逝,生长在湘北农村,这注定了我的青少年时代便与扁担结缘——白天,它随我劳作,夜晚靠它抵门壮胆。扁担压在肩上,红肿疼痛,酸楚艰辛,但因为有它与我为伍,伴我随行,给我带来生活的乐趣,我又是那样欣慰和安然。

? ? ? ? 1965年12月我应征入伍,临行前我把所有物品(包括随我多年的那根扁担)送与了他人,坐着闷罐火车来到浙江宁波慈城。一年初训后,我和另一战友(吴贤盛)被分配到驻地温州平阳郑楼的海字308部队。两天后,我一人由方善光老战友陪同,再一路南下,经福安、宁德、福州,笫三天晚上八点多钟顺利到达莆田县与涵江镇相望的九峰山上。第二天,老台长卢占山关切地对我说:小乔,欢迎你的到来。从现在开始,你可以一边实习,一边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以便尽早地适应这里的生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峰山,又名囊山,这是那时东航部队最南端、最偏远的一个值勤点。九峰山,它不算巍峨,高度只有600多米,但在周边群山峻岭中,仍然鹤立鸡群,独占鳌头。它质朴厚重,穿越时空隧道,浑身钢筋铁骨;它昂首挺胸,尽揽东海风涛,直逼大洋彼岸。想到我一身戎装也将融入其中,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梦想与期待。

? ? ? ?有一天,正当我站在山巅,欣赏着山腰间上下翻滚的云山雾海时,只见前方星星点点的松林间,乱石狰狞的山坡上,隐隐约约有五六个肩挑物品的人影在向营区缓缓地移动。一时间,我不禁好奇起来,这漫山遍野没有一户人家,哪来的老百姓呢?我下意识地往前迎去。

? ? ? ?走近他们一打听,原来是为我们部队运送生活物资的山下东南大队的社员。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用不同于我家乡的两头弯曲带勾的扁担挑着担子,迈着矫健有力的步伐,在高低错落、崎岖蜿蜒的山路上稳步前行。负重上山,尽管山风嗖嗖,扁担压在他们的肩上,汗水却早已湿透了他们的衣背。此情此景,不禁让我想起了前些年家乡的扁担岁月。我当即接过其中挑得少一些的一位长者的担子挑在肩上,十分自信地跟着他们的步伐向营地走去。但不一会儿,我就和他们慢慢拉开了距离,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地呼哧呼哧喘开了。长者用夹着闽语的普通话对我说:“挑担子走山路不像走平地,要身正步稳,脚要伴随着扁担的颤悠,一步一步有节奏地走。”说话间,他从我身上把扁担又接了回去,一边走一边对我说:“挑这些小东西都还简单,明天我们给你们送柴油比这要难多了。为什么?因为一桶柴油加上木架近400斤,要8个人抬着上山,特别是陡坡和转急弯的地方,如果相互协调不好,就有危险啊。”“那柴油机也是你们抬上来的?”“是。”这令我非常惊讶,心中穆然生起深深的敬意。

? ? ? ?到了营房,炊事班的同志们热情地招呼他们进屋坐下,请他们先喝点水歇歇脚。而他们则擦拭着汗水,用一脸的微笑回应战士们的盛情,忙着交接物资。不一会儿,交接完毕,他们就扛着扁担,一身轻松地朝山下走去。

???? ? ?我久久地站在原地,目送着乡亲们远去的背影,眼见他们肩上有些独特的扁担在轻柔的薄雾中时稳时现,怱闪怱闪,我的脑海中慢慢地浮现出井岗山时期朱德军长率领官兵翻山越岭,用扁担挑运军粮的战斗情景和冀鲁平原老乡们在战火中穿梭,为抗日部队运送弹药,抢运伤员惨烈而壮丽的场面。今天,莆田县东南大队的父老乡亲不正是在用这根扁担传承着革命先辈的精神,续写着“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宏伟乐章吗?

? ? ? ?在人迹罕至、三不通(路,水,电)的九峰山头,我们这支前沿部队,小到柴米油盐酱醋茶,大到战备器材钢铁架,无一不是东南大队的父老乡亲们用一根根传统的扁担,一副副压不垮的双肩,沿着山脊那陡峭崎岖,荆棘满坡,乱石遍地的羊肠小道,一步一把汗水,一步一声吆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或挑或抬,一点一点地运送到军营的。近20年啊,他们不分春夏秋冬,不分寒来暑往,无论是怒吼肆虐的狂风暴雨,还是举国喜庆的良辰佳节,他们风雨无阻,义无反顾。在那条件艰苦的上个世纪,他们没有更好的劳动保护,衣衫单薄。有的穿着拖鞋,有的打着赤脚,长期的跋山越岭,肩挑背扛,他们的肩上磨起了厚厚的一层茧,脚后跟裂开的口子足足可以放进两粒米。他们无怨无悔,用扁担精神和血肉之躯,养育了营盘里一代又一代热血军人。

? ? ? ?我的战友们尽管脱下军装30年,40年,甚至50多年了,心目中无时无刻,无不充满着对他们的感激和崇敬。2018年金秋10月,来自北京、山东等六省市的部分战友不顾年高体弱,不畏千里之遥,组成拜访团,并通过林金坤,方善光、李金模等老战友的精心安排,从四面八方汇聚莆田,专程看望东南大队当年部队的衣食父母,并重登九峰山。虽然而今的东南大队早己今非昔比,当年的支军长辈大都进入耄耋之年,我熟知的陈会计等也己作古,但他们的后辈对那段历史依然刻骨铭心,有的家中至今仍保留着当年浸透着先辈汗液的扁担。

? ? ? ?后来得知,莆田人使用的双头勾扁担,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渊源。以前,莆田人使用的扁担同全国其他地方基本一样,中间宽,两头尖。据说,从前渠桥桥乡(今莆田县新度桥村)有一位远近闻名的补鼎匠,经常用一根两头尖的扁担挑着补鼎工具走乡串户。有一年八月中秋,他来到长岭后寨,当时寨中正演莆仙戏《风波亭》。当他看到秦桧里通外国,假造十二道金牌谋杀精忠报国的岳飞,顿时怒火中烧,双手拿着两头尖的扁担跳上戏台,对着扮演秦桧的演员一阵乱刺,致使演员当场死亡。地保见出了人命,马上把补鼎匠绑了起来,送到兴化府(今莆田市)查办。知府升堂审问:“你为什么杀人?”“我痛恨卖国奸臣秦桧。”“他不是秦桧,是做戏。”“我当时以为他就是秦桧,所以……”知府无法,只好写了奏本送京都处理。皇上看了奏本,经过三审,确认被杀“秦桧”与补鼎匠素不相识,没有前仇,是出于痛恨卖国贼而误杀。鉴于此,皇上就把这次误杀的罪过归于两头尖的扁担。并颁下圣旨,把能杀人的扁担烧烫成两头带弯,责打补鼎匠30大板,逐出府门。从此,两头带弯勾的扁担便在莆田、仙游各地流行。这种充满正义感的家国情怀,如今更被后来人继承而发扬光大。

?????? 我敬佩莆田人,更敬佩东南大队的父老乡亲。是他们用扁担担当起了我们生命的延续,是他们用扁担精神激励我们忠于职守,严守国门,顺利完成戎边军务。在此,请接受我——一位曾经在九峰山战斗过的老战士迟到的军礼!也代表当年奋战在九峰山的新老战友向你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 ???????????????2019年1月18日广州


: 九峰山抒怀

旌旗直指走边关

既无人烟也无电

草木稀疏岩成骨

山泉厚重梦正酣

柳林共沬珍珠雨

火眼齐焚虎穴湾

若问锋镝坚如许

? ? ? 有缘鼎匠看《莆仙》


编后:作者乔新和,湖南常德临澧人。入伍后曾任报务员、副教导员、政治处干事等。直率重情,助人为乐,书法篆刻小有建树。编者在部队服务期间,受其呵护关照,铭记在心。

想赞就给我“好看”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文章:

文化本月排行

文化精选